傍水伐檀

一飞冲天吧,我们!——游戏王ZEXAL漫谈(二),鲨鱼篇

注:本篇极长且废话极多,请务必做好心理准备

神代凌牙:里主角,男二号,帅比1号,住院王,本作头号不悯担当。外号鲨鱼,自称独行侠,讲话带不良气质但给人感觉又绝非单纯的小混混。一般不怎么搭理人,气场强大生人勿近,头脑冷静清晰,本性善良温柔,但是也很容易被愤怒和仇恨等负面情绪所影响,加上其身世极为复杂,因此也是作品中波动幅度最大的角色。

第一集便出场的看似NPC的男二号以及真最终boss,自始至终不断的和教主碰撞和形成对照,既是被教主影响最深的人,也是为教主付出最多、用心最良苦的人。这二人的关系贯穿ZEXAL始终,且他们之间的对照构成了ZEXAL一作的重要主旨之一,更何况鲨鱼虽然没有历代劲敌惯例的自带时髦值up效果上升气流大衣,也没有所谓3000攻龙族王牌(我们仍然未曾知道鲨鱼的王牌究竟是哪一张),到了后期却简直吊到飞起,不仅跟教主一样光明正大印卡,还跟教主同时以最终形态双打boss唐三藏(斗哥:还好老子会显灵),如此待遇,在历代劲敌中可谓前所未见,怎么看都是主角级别待遇,除了栗子球,要啥都有了。因此作为本作的里主角,他与教主之间的关系演变也不得不单拿出来重点谈谈。第一话中,他以强凌弱,搞坏了教主的钥匙,并且嘲讽地向教主提出决斗,与傻白甜的教主不同,妥妥的一副恶人嘴脸。而在决斗中,被教主指出放弃了重要的东西而受到动摇,与明知赢面极小却依旧去赴约决斗的教主就再一次形成了对比。此时的鲨哥,虽然打牌实力是冠军水准,在学校的势力也吊打教主,看起来像个人生赢家,实质上内心却十分空洞,没能完成与妹妹的约定,因偷看四爷卡组自毁前程的他,已经是个放弃希望抱残守缺的失败者,与被重要之物被毁还依旧振作起来的教主完全不在一个段位,因此他的败北,可以说是一种必然,也正是这样的他,连抱残守缺都做不到,在输给教主后,连最后的一点阵地和面子都留不住了。讽刺的是,落魄的鲨哥对自己的现状完全内心明镜,因此他在这场决斗中受到了来自教主的强烈感染,从教主的勇于赴约到绝不放弃,他都见识了个痛,态度发生松动,这也为二人的后续剧情打下了伏笔。

输掉决斗的鲨哥就此陷入了新的人生低谷,不仅放弃了决斗,为了一块落脚之地,还跟校外的混混厮混到了一起。教主得知此事之后找上门去,就此开始了ZEXAL第一场经典戏——教主追鲨鱼。

第一次看这个戏码的人,包括我,基本都愣了,不是愣教主为啥追,而是愣鲨哥,你跑个啥啊?

是啊,鲨哥,你跑个啥啊?仔细想想又不是有猎豹在追你要急支糖浆,教主有啥好怕?不就是找你决个斗嘛,你不干的话,直接把人赶走门一关,也可以像第一话踩碎皇之键一样将其痛扁一顿,或者稍微掉面子点,找那群混混给他点颜色看看也成啊,这才是正常人类的思路吧,自家的地盘,你跑个啥?

但是鲨哥还是跑了,扔下其他几个明显更加顺理成章的选项而选择了最不可思议的跑路,这个发展看似荒谬,其实里面学问大了去了。

首先,鲨哥要跑,是因为他不想决斗,这一点应该很好理解,不多说了。

其次,鲨哥跑了,教主一定会追。这几乎可以算是废话了,追逐戏发生在ZEXAL10话,相当早期,还不到全剧的零头,但是教主这个爱管闲事的烂好人犟性子脾气形象已经深深的刻在了观众脑海里,因此剧情发展到这个份上,教主不追,那才是地球要完蛋了,果断追你没商量。

连观众都觉得理所应当的事情,鲨哥能不知道?他可是和教主决斗过的男人,在那场决斗中跟观众一起,对于教主的这个性子领教的够够的了,肯定知道教主会追,但即使这样他还是跑了。

所以答案近在眼前,非常清晰,非常明显——鲨哥想让教主追他。

那么问题又来了,既然想让教主找他,那就别跑啊,干嘛还要折腾一遭呢?

这里就涉及到一个心理学现象:自杀者在跳楼的瞬间,往往会希望有个人来拉住他。鲨哥的逃跑明显是这一心理的具现。放弃决斗肯定不是鲨哥真正想要的(你要是有准冠军实力,哪有那么容易说放弃就放弃),包括与混混的厮混,也都是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的一种体现,也就是所谓的跳楼倾向。通常情况下,这类人不会选择自救,但是却在潜意识中隐隐的期待着外部来的救世主出现将其夺回,而教主的出现刚好满足了这一要求。

而面对直球攻来想要拯救自己的教主,鲨哥没办法选择主动接受来自救,也没办法狠心拒绝甚至动武来彻底断送自己的希望,因此他别无他路可走,只能选择逃跑。

即使这个逃跑,多半也是放了水的。

教主在追逐过程中又撞铁丝网又掉水里,可谓一步一个坑,糗相百出,到头来却还是追上了,而且鲨哥前脚刚停,教主后脚就到,说没放水反正我是不信的。

被追上后没过多久,鲨哥的内心独白就出卖了他:“我一直没忘输给他的事,我心里可能一直等着这一刻的到来。”你是真的在等啊鲨哥,由于消极应对,你无法自己去找教主再战,所以只好等着教主来找你。被掩埋起来的真实想法,只能通过被动的方式来触发。如果你遇到的人不是教主,沉迷于对你的胜利后或是被你拒绝后不再找你,你就完了。但是教主没有,他坚持了,他在你即将落下去的那一瞬间,紧紧的抓住了你。

就这样,鲨哥被教主抓住了,并且再也没能逃掉。他战胜教主的霍普,打赢了复仇战,却没有按照事前约定毁掉教主的钥匙而是以颇为傲娇的形式原物奉还,这就是他对教主态度软化的证据,从这一个节点开始,教主在鲨哥心中就已经是与众不同的存在了,成了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救世主。从这些剧情中我们可以看到,鲨鱼的性格中带有某些消极成分,这些成分使得他在受到打击之后不是像教主那样最终选择奋起,而是更倾向于消极应对乃至自甘堕落。因此对教主复仇战过后的鲨鱼自毁倾向还没有完全消失,这就使得剧情进入到组队决斗部分。

 

 

 

 

 

 

组队决斗篇,被卡片控制的混混头头们打算搞抢劫并且拉鲨哥垫背,而鲨哥这傻孩子,明知道是坑还是义无反顾的往里跳。眼看着鲨哥整个人就要毁了,幸好他本性仍然正直善良,放任怂包的同伙逃走,而此人被鲨哥的仗义感染,将消息传给了教主。可以说正是鲨哥在那时没有放弃的善念为其再次带来了救赎的灯塔。善念会传染并带来善,信乎。

教主的特性之一就是见不得人走弯路,尤其是跟他决斗过的人他都当是自己人,得到这个消息怎能坐视不管,而且以他的攻略强度,没有搞不定的堡垒。果然教主跑去拦路,鲨哥一看教主为了救自己连数字卡都赌上,再也坚持不住,傲娇了两三回合之后就彻底沦陷,来到了教主的身边。

所以我们大可不必惊讶鲨哥在后期为何为教主如此苦心付出,因为在前期他已经不知道被教主拯救多少回了,每次在他认为绝对不会有人再理会自己的时候,教主总是能超乎他的想象地来到他身边,再往前一把抓住他即将坠落的自我,这是只有爱管闲事热血笨蛋的教主才能做出来的事情。想想如果连续两次坠楼被同一个人救起来,你对这个人会是怎样的态度。而鲨哥后期对教主的回报,更是用简单的词汇所难以形容的,组队决斗篇一过,鲨哥立刻再接再厉,又从斗哥手里拼死保护了他曾经踩碎过一次的皇之键,可惜运气实在不济,遇上快斗这个大bug不幸被抽魂,还人情不成反又欠个大人情。 再到WDC篇,鲨哥先是被鲨龙侵蚀内心,被教主及时发现debug处理;随后被正太老爹洗脑打算干翻教主泄愤,被教主夺去白丝鲨龙才终于恢复神智,清醒过来的鲨哥看到夺去鲨龙后痛苦的教主表示跟吃了8000点伤害一样难受,二话不说就自爆救人导致重伤入院,从此坐实自爆狂人与入院王名号。

WDC篇末期开始,鲨哥对教主的付出更上层楼,又是不顾自己带伤为教主挡石头,又是为了让失落的教主振作起来主动提出决斗微笑着被打飞。面对巴利安的一次次来袭,拥有鲨妹感应器的他总是一得到消息就马上奔赴现场救驾,效率堪比宅急送。然而就是这样全心全意护着教主的他,在第二季里却突然跳反,打蒙无数人。是啊,这个为了教主能够赴汤蹈火的家伙,怎么说反就反了呢?

这就又涉及到鲨哥与教主的性格对比了,没错,鲨鱼在Z2中的背叛反映出来的是他本人乃至妹妹璃绪性格中的一个重大缺陷,正因为这个缺陷,鲨鱼兄妹最后选择了跳反;也正是因为没有这个缺陷,教主完成了一系列攻坚克难,成为了最后改写世界的胜利者。

让我们再来回顾一下鲨鱼的心路历程吧,他先是怀疑到自己可能是巴利安,内心产生了动摇而不敢去见教主,只能在病房里对着妹妹发呆;随后他决心自己采取行动去查清自己的记忆,回到了自己的故居,在看到家纹与遗迹记忆一致之后更加动摇。德鲁贝的来访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仔细想想,应该是最后一打板砖),一口气恢复了两辈子记忆的鲨鱼已经认定巴利安世界中牺牲的自己的子民们是不能舍弃的了,毕竟他无论哪辈子都是个重情义的且负责任的人,而不舍弃巴利安也就意味着他必须和星光的同伴,也就是教主对立,这就是命,鲨鱼的命真的是惨的不行,第一辈子妹妹死掉,第二辈子被人干掉,第三辈子好不容易有个交心的朋友,却又被告诉说你才是他最大的敌人,这就太扎心了。

 

如果是教主的话,遇到这个情况一定会喊出“一定会有什么其他的方法的”,命运无数次地把他推到“鲨鱼和a哥二选一”、“同伴的性命与a哥二选一”之类的变态选择题面前,而教主在面对它们时虽然会感到痛苦无助,但也从不会老老实实的做出选择,而是大声喊出“我选不了!我不想失去任何人!”随后以其惊人的执念和一飞冲天开发出第三条路,一条什么都不失去的道路。

而鲨鱼不同,比起教主来说,他更年长,也更现实,不具备教主那样的天真烂漫,而最关键的是立场不同。其实他真的没有想过选择和星光界和平共处,以此来维护三界以及与教主的友谊吗?他一定是想过的。在教主VS纳修的最终战中纳修亲口告诉教主“我们早就互相理解了”,纳修非常清楚教主一定会选择把三个世界都保全的道路,也是以此为前提与教主进行最后的决斗的。那么下一个问题又出现了,既然鲨鱼早就料到了教主的选择,为什么不选择与教主走上同样的道路,争取三个世界的和平呢?

答案很简单,因为纳修是巴利安的王。

在纳修的逻辑中,巴利安界与星光界无法共存,那是常识,就跟1+1=2一样牢不可破;在身为星光界代表的星光的逻辑中同样如此,因此星光才会一再对教主强调自己的“使命”是毁灭巴利安世界。使命是什么?非完成不可的事情,可不一定代表自己的意志。要是这仅仅是个个人选择的话,这俩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与教主共进退,但是他们身后各自代表各自的世界,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就类似舰长必须与船共存亡一样,打输了就把自己绑在桅杆上一起沉下去。不是舰长自己想死,而是因为舰长是船的象征,船在人在,船亡,人自然也就得亡,跟你家老婆孩子什么状况,一点关系都没有。

所以身为巴利安王的纳修,即使再痛苦,也必须跟教主为敌,因为他代表的,是也仅仅是巴利安世界的利益而已,跟人间和星光界,甚至跟他自己的真心都无关,为这世界的人战斗到最后一刻,是纳修一定要做的事。巴利安和星光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大前提牢不可破,因此为了毁灭星光界,就算是吞没人间,纳修都一样要做。

教主的话,一定会质疑“巴利安和星光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个1+1=2的大前提,但是这是因为教主身为人类的立场,才使得他有余裕去纠结这个问题。对于矛盾的中心、两界领袖的纳修和星光来说,他们的立场是没有余裕给他们思考这个问题的,俩世界眼瞅着就要撞上了,两边首先考虑的肯定都是自家,早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考虑其他了。

因此,教主和纳修的最后一战是个人认为涵义非常深刻的一战,它告诉了我们有些时候,人们即使互相理解,争端也依旧无法避免,立场的矛盾是绝对的。

某种意义上,这是一个悲剧性的结论。而这个悲剧结论也正是造就了鲨鱼悲剧人生的罪魁祸首。鲨鱼一直在抗争,抗争自己过于残酷的命运,但是他与生俱来的善良本性与责任心使得他在面对使命时变得别无选择。本可以像初期那样变的自暴自弃的他没有再退缩,而是毅然决然的扛起命运的重担,去完成自己命中注定的使命。为了断绝自己的念想,他特意拖家带口跑到教主面前宣布跳反,亲手杀了四爷,还告诉其他七皇一旦自己作出背叛的举动可以立即杀死他。束缚他的真正锁链不为其他,正是他如其王牌101寂静荣誉骑士之名般高贵的英雄之魂,这份高贵既是鲨鱼不同于教主的优点,也是他不同于教主的致命弱点。以他的性格,一旦处在巴利安首领的位置上,就一定会为这个世界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这也即三藏对鲨鱼诅咒的真面目,所谓性格决定命运,鲨鱼以这样的性格被千尊摆到了那最要命的位置上,于是从那一刻开始,一切都已经无法停止,鲨鱼就此成为了命运的玩具,在自己明确的意识下,一步步走向了最终的结局。

 

鲨鱼,抑或纳修,那个踩碎皇之键的不良少年,无法拯救妹妹的一国之君,巴利安世界的七皇之首。

在自己残酷的命运面前,他拼死挣扎,终至最后一刻。

 

后记:其实对于鲨鱼先生,我还有一大堆的话想说,多到我自己都觉得惊讶的程度。其实我并没觉得自己很喜欢他呀,怎么就写了这么多话呢?作为ZEXAL中身世最复杂、性格最难把握、同时定位也最难确认的角色,鲨鱼的相关剧情往往都具有相当细腻的感情和心理描写,让人不得不好好消化一番。就比如说他与教主的对比,从前期牌技和心态的对比,到后期立场与理念的对比,各种对比和互动真的是ZEXAL最核心的看点之一了。虽然只比教主大一岁,但是鲨鱼的性格比起同龄人要来的早熟,说少年老成却又感觉哪里不对。虽然一开始出场的时候定位是不良少年,但是除了看起来打架能力很厉害、三天两头翘课、私服风格略风骚之外好像也没什么太不良的地方,混在社会青年里反而看起来像朵白莲花,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哪里乱入的良民呢。被教主攻略之后各种百般袒护自我牺牲加赴汤蹈火简直感动两岸,据说当年掰弯无数bg党,估计也可成为一大都市传说了。而他身为前世王、纳修和鲨鱼的性格,乍看起来似乎也没什么太大区别,纳修觉醒之后除了更紫了之外其他还跟鲨鱼没啥两样嘛(喂),大概唯一可以称得上差别的就是原本就稀薄的不良气息几乎变成零了,说话语气变正式了,然后自爆也变得更加拿手了(不)。干死裤衩的时候一本正经的说出邪恶必将自我毁灭这种末日审判一样的台词,到这时候我才发觉他的不良设定已经被丢进爪哇国了,结合前世传说,完全就是个乱世的悲剧英雄嘛。

说到鲨鱼前世的性格,就有个很那啥的问题,其实七皇的传说都是走神话和民间传说风格的,不是特别经得起推敲的那种,鲨鱼当年为了报妹妹的仇大肆反攻裤衩,国家利益什么的毫无交代(裤衩爹爹侵略理由倒是说的简单明了),可见有仇必报;另外在与裤衩的黑暗决斗中也二话不说就接受裤衩的让步条件,简直教科书一般的光明磊落老实人。他这样的性格,比起一国之君真的更像个骑士,也难怪千尊分了个骑士卡给他,简直不要太适合。而在各种同人二设中,源数代码发动后的纳修简直就成了老妈子,成天兢兢业业的负责给手底下这群不老实的家伙擦屁股,又是管伙食又是记账,因为人多嘴多天天省吃俭用,还要承受裤衩的发飙和恶作剧,怎一个惨字了得。这时候再把高桥版鲨鱼一脸凶相的人物原设拉出来看一看,其温度差足以让人把隔夜的早饭笑出来。有道云作者自己也很难把握自己的角色最后会走上怎样的方向,信乎。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