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水伐檀

【大修完成版】长篇漫谈——阿松动画的前世今生(五)

四、甘为绿叶衬红花——其他staff部分

(1)美术监督——田村せいき

美术监督决定了整部作品的美术风格,而一部作品的美术风格在背景中体现的最为明显。啥也不说,我就放几个例子,大家自己感受一下。 



《阿松》新作动画整体的美术风格是非常独特的,这一点相信大家一眼就能看出来了。与近年动画愈加风行的写实化唯美化风格相比,《阿松》背景中无描边的极简素材,大片的色块碰撞,尖锐的棱角,歪曲的形状,攻击性的配色,以及纸质和木炭涂色的质感组合起来,构成了极强的视觉冲击,给人荒诞、颓废和疯狂之感。这种几乎癫狂的美术风格在以前的TV动画中十分罕见,恐怕也难再有后来者效仿了。

那么,这种独特的美术风格又是如何诞生的呢?我们知道,背景要衬托的终究是人物,因此这事,非得去找我们之前出场过的浅野直之先生商量不可。田村找到了浅野,询问他的意见。浅野想了想,给了田村三个关键词:“pop”“cute”“vivid”。于是田村依照要求,采用了鲜艳的色彩与扁平化的素材。为了取材,他观看了老版动画,又上街去实地取材,结合自己儿时的模糊记忆,试图表现出一种“似乎触手可及但却无法触及的过去”之感。在得知故事是天马行空的“乱来”之后,田村随即再次作出调整,大胆取消了原本存在于背景中的描线,使得背景整体的攻击性进一步增强了。

我们还要知道,背景要契合整部动画的风格,因此田村干完了活,还得找藤田调试直至拍板。几经折腾,当田村的美术方案终于呈现于staff们面前之时,大家都不由自主地会心而笑,齐齐吐出两个字:“凶暴”。事后田村在面对记者的采访时也笑道:“如果没有这等凶暴的精神,我们想必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吧。”可见,这种“凶暴”的狂气,由藤田监督起始,浅野和松原传教,此时已经感染了这个制作组内的每一个人。我们在之后,还能欣赏到这股狂气所造就的诸多公案。


(2)色彩设计——垣田由纪子

色彩设计,顾名思义,就是要设计动画的配色方案。不过这一方案仅限于登场角色,至于背景的着色,那是上面那位田村先生的工作。在工作开始,稳妥起见,垣田首先参考了《阿松》漫画竹书房文库版封面的配色。下图即为《阿松》原作漫画竹书房文库版17卷的封面:


可以看到,这些老封面的配色同样路子很野,整体看来非常鲜艳,动感十足。虽然都是昭和年代的老古董了,时髦值却丝毫不逊于如今的漫画作品。
有了原作的参考,工作一下子就畅快很多。然而正在垣田取得了思路,与美术监督田村不断交流磨合,一切进展似乎都还顺利的时候,一个不得了的大麻烦从天而降,彻底打乱了她的工作。
带来这个麻烦的人,是浅野直之。

为了便于理解,我们再次通过一段对话来表现这个麻烦,请大家以娱乐心态阅读:

浅野直之(以下简称浅):垣田桑,有个事情找你商量。

垣田由纪子(以下简称垣):什么事,浅野桑?

浅:是这样的,其实,我想……采用红色的角色描线。

垣(瞬间石化):哈?

 

 

这里先出个戏,我们来小小的解释一下。所谓的角色描线,顾名思义,就是用来勾画角色的轮廓线。搜索一下脑内看过动画的印象我想大家就会明白,这是一个相当奇葩的要求。绝大多数的TV动画,角色描线都是采用黑色的,原因很简单,黑色很容易制造出与其他颜色的对比度,有它在边上坐镇,里边填什么颜色都方便。而要是换掉轮廓线颜色的话,就会有些麻烦了,因为为了凸显轮廓,内部颜色的采用必然会受到限制,从而增加配色的工作难度。

那么浅野为什么要“刁难”垣田,给她出个这么难的课题呢?

其实也不是要刁难她,只是浅野有着自己的考量。

在与藤田监督的长期交流中,浅野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参与到一部不得了的作品的制作中来了。在不断被监督洗脑的过程中,浅野也在不断的加深对这个人的理解。到了最后,他终于彻底沦陷,决定陪这个人好好疯狂一把,把破坏与狂气做到极致!

而红色描线,恰恰是这狂气症的症状之一。

浅野认为,红色的描线能够更好的表现整部作品神经病的逗比风格。有趣的是,红色描线想法最初的灵感,竟然还是出自赤冢老师原作漫画的封面。大家可以到楼上去翻翻刚才那张封面,看看描线颜色你就明白了。老师,果然你才是万恶之源啊!

浅野已经彻底燃烧起来了,尤其在被“无辜牵连”增加了工作难度的垣田看来,这哥们绝对是疯了。

但是你没办法啊,人家浅野是人设,色彩设计绝不可能无视他的意见。我们的垣田小姐没办法,平心静气,重整心态,歹话也得往好了说,抱着即使你是神经病,我也得重整百万倍的耐心笑脸相迎的觉悟,于是上面的对话继续进行:

垣:我说,那个,浅野桑?这不太合适吧。

浅:我知道不好做。

垣:不单单是不好做的问题。红色不仅不好配色,还是个刺激色。就让它那样出现在动画里的话,你这片子绝对会看的人眼睛疼的。

浅:啊对啊!还有这么一回事!


虽然成功击退了浅野的第一波攻击,但是浅野始终不肯放弃“不采用黑色描线”的想法,二人僵持不下。最终二人各退一步,描线的颜色从红色变成了蓝色——嘛不论怎么看,还是垣田吃亏呢(笑)。

这便是备受业界人士瞩目的蓝色描线的由来。虽然蓝色描线的主意究竟是谁提出来的,这个我手头并没有更进一步的明确资料。不过整个看下来,这帮人果然都是一群精神病啊!包括看起来像是个正常人的垣田桑,在你同意采用蓝色描线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跟正常人说再见了呢(笑)。

我们前面提到,监督是动画的大脑,决定了动画的方向性与整体风格。所以你问我监督具体到底是做什么的,我可以用一句话简单的概括和形容——什么都得管!人设要他拍板,配音要他拍板,台本要他拍板,美术要他拍板,分镜演出要他拍板,色彩自然也得让他拍板。当然,一般动画的staff们都是有几把刷子的,很多时候他们的初期成果就已经足够优秀,所以也会有一些稍微偷懒的监督不去管那么多,充分信任手下,自己专注于讲自己的故事。不过我们的藤田监督可不是那一类人,这位仁兄一向精益求精,虽然经常教唆手下的人随便干,往疯了干,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但在大方向的控制上却滴水不漏。

就比如说20话的高校松吧,我们的垣田由纪子小姐刚刚把数字不良松的色彩方案提交上去就惨遭藤田返修,附加监督的圣旨一句:“再过激点。”再过激?垣田看着这几个字,在心里面直翻白眼——明明我觉得自己已经够疯了的说,拜你们这群疯子所赐。好吧好吧,监督就是上帝,我改还不行么?

下图即为20话数字高校松色彩方案修正前后的对比图。垣田表示老娘尽力了,为了“过激”的表现十四松的筋肉最后都弃疗到直接上红色了,以后估计再也没脸去见自己的同行们了(笑)。



说到垣田的狂暴之路,她与浅野、藤田之间的一段对话似可说明一二。这段对话的时间大概在第二话的制作过程当中,对话的大体过程经本人整理如下:

藤田阳一:我看过了二话黑工厂那个设定,相当不妙啊喂,你们几个可真够疯的啊,这么干说不定会把原作方惹毛哦,没问题吗?

浅野直之(腹诽:这话我唯独不想被你说!):没问题啊!要是被骂了就拿垣田桑来背锅好了(冲着垣田意味深长的一笑)。

垣田由纪子(腹诽:你们这群坑货!疯子!神经病!为毛是我来背锅?我对着赤冢老师的坟头发誓,老娘即使背了锅也要拖着你们下地狱!):行啊!责任让我来负!(大义凛然状)

 

 

嗯,关系真好呢,蛇精病们。

今天的制作组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和呢~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