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水伐檀

音乐?搞笑?机战?玩票!――Classicaloid自己责任漫谈(一)

音乐?搞笑?机战?玩票!――Classicaloid自己责任漫谈


classicaloid这个名字太难打了,简称cl又会撞名某知名人生动画,所以我一般简称它为ccl――说在前头


时间这东西太可怕了,一年的时光嗖的一下就没了。记得我第一次看到ccl这作品的消息还是15年的夏天,那时候连阿松都没开播。就在那气温能够把人贴马路上做成煎饺子的某一天,我在b吧看到了一个16年动画作品情报汇总贴,然后在五花八门的宣传海报里,一眼就看到了那张看上去根本不明觉厉的奇葩画风海报,没错,就是土林诚所画的这一张:



“我去这什么鬼画风?”――这是我看到这张过分有特色的海报时的第一反应。非常遗憾,因为本人不过是个没啥阅历的辣鸡死宅,那时的我既不晓得战国BASARA系列,更不晓得身为“战国BASARA之父”的土林诚,因此对于这明显的土林诚式画风形成不了任何像样的神经反射,于是我一如所有有着正常阅读能力的人类一样顺着海报下面的字眼看了过去。

然后我就看到了那一栏。

上面写着:监督 藤田阳一


有时候我想着,这就是命运吧。


对这位监督产生兴趣还是14年的事,那时我正处在银魂的狂热期,如同疯了一样在网上搜寻着对它的赞美之词并且陶醉于与集体意识的共鸣之中。在搜寻的过程中,我找到了一个叫做“严肃讨论 银魂能否已经能在动画史上留下一笔”的帖子,在帖中lz着重提到了藤田监督,提到他对故事节奏的良心把控,提到他放入原作也毫无违和感的原创能力,也提到他总是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其他公司的痛苦之上(在银魂里狠狠恶搞别家作品)的毛病儿。据说,在当周的银魂动画播出之前,动画公司往往会接到一个诡异的电话,接起来后对面的人就开始道歉,接线人一脸蒙蔽,也只好顺着下去说没关系没关系,然后傍晚一打开电视,好嘛原来如此,这天播出的银魂必定把这家公司的作品恶搞出翔。这家公司气的暴跳如雷,但是已经接受了人家的道歉不好发作,只能憋着。有时候藤田还会亲自带点心上门土下座给这些公司道歉,然后依然故我。


这种随心所欲的做派以及这份能够确保自己随心所欲搞事的腹黑迅速的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开始大量搜索有关这位监督的访谈,发现这真的是个又有才华又能管事又腹黑又接地气又低调的不像话的家伙(不低调不行,高调点没准就被人砍了),比如在杂志的银魂访谈里答非所问特意给自己监督的《穷神》DVD打广告之类的。他的个人推特平日悄无声息,只会偶尔发些自己参与的作品的情报,并且配上不着调乃至有些粗俗的日语。虽然总是在做些屎尿屁的动画,但是品味却意外的还不错,于是果断粉了。


既然有这位监督大人在,这片就肯定要追了啊。


其实在得知本作是古典音乐题材并且在NHK教育频道播放的时候,我内心里是非常不安的。毕竟古典音乐是一个相对高冷的题材,交给藤田这个屎尿屁监督来做,NHK脑子没受刺激吗(笑)。而且虽然我对藤田的品位和对流行乐的修养比较有信心,但他在古典乐上啥水平可是完全没底(播出后的杂志访谈中藤田也承认,他接下企划时对古典乐只有最基础的知识,因此不得不去查阅大量资料)。最重要的是,NHK在日本相当于CCTV在中国,台风严肃的紧,放送限制差不多也是所有电视台里最严的,而NHK的教育频道就更不用说,只有严上加严,别说屎了,连裸露镜头都有限制。这么个严酷的环境,让腹黑的坏小子监督怎么大展拳脚啊。退一万步来说,即使NHK为了他高抬贵手放宽限制,当时我也完全无法想象屎尿屁的古典音乐动画会是个什么样子,不怕把科班出身的人气死吗。

事实证明,藤田他做到了,他成功的在号称限制最严的NHK教育频道放飞了自我,其放飞程度甚至比阿松还要更胜一筹。不仅在该频道解禁了呕吐、放屁、女仆装、搞基等元素,还堂而皇之的搬了个会喷水的阿姆斯特朗炮,给女主角塞含有性暗示的台词,令银魂和阿松望尘莫及。更不得了的是,他在解放自己的同时也解放了他人,四个脚本家在他的影响下一个个慢慢卸下老实的伪装,露出了凶恶的庐山真面目;不仅如此,负责给musik编曲的音乐家们也被感染,对原曲的改编越来越大胆,作词也越来越无厘头,乃至光明正大的在曲中玩梗。最值得一提的要数负责本作剧伴的音乐人滨涡正志,由于对本作的热情,居然委屈自己做出15话团灭无数英雄好汉的“我是奏助”这样的灭世魔音,还在推特上笑称此乃自己一年内最大的一份工作,自己的第一份样品还被藤田给打回重做,问他“曲子能不能做的再蹩脚一些?”


这就是藤田阳一,拥有毁灭级别的恶趣味,做出来的东西总是负能量恶意满载,却又从不会让观众感到绝望。没有啥是他不敢干的,跟他混过的人基本都疯了,啊不,是本性解放了。


这种本性的解放过程是一个渐变状态,从ccl的第一集开始,慢慢放大,最后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藤田在ccl开播之前给这作品下了一个总评,称其为“黑暗火锅动画”。

所谓的黑暗火锅,说是料理,感觉更像社团活动。参加活动的人每人至少带一样食材进入漆黑的房间,然后在不知道别人带的是啥材料的状态下把自己的材料扔进锅里煮,然后在黑暗里夹菜,吃到啥算啥。

很明显,这是个整蛊人的大好机会,实际操作时总会有若干心理阴暗者带些完全八竿子打不着的玩意儿来煮,让不幸中招的人大呼坑爹。

这也是ccl这作品看起来像个大杂烩,那么多人搞不清楚ccl这作品究竟是个什么定位,是古典音乐动画还是机战动画还是搞笑动画还是饺子动画鳗鱼动画烤橘子动画鳄梨动画还是什么动画的最根本原因。

这是一个恶趣味的家伙,带着一群觉醒之后变的恶趣味的家伙,往锅里随便扔各种乌七八糟的食材煮的透透的,然后强灌给观众以欣赏我们的表情的故事。嗯?古典乐?啊那个啊,那是火锅底料啦,用去年结余的社团经费买的。


对付这样的家伙,最好的办法就是搬个凳子拿个手电筒进去看他们煮,看看是什么人下了什么料,然后想象被强灌的人的表情。


我下面的文字,就要叙述我透过作品能够看到的,他们煮火锅的过程。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