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水伐檀

【大修完成版】长篇漫谈——阿松动画的前世今生(三)

二、画笔亦可虏心,极简亦可传神——人物设计浅野直之

浅野直之,可能是我们很少能听到的一个名字。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在动画制作中所担任的职位远没有动画监督那样亮眼——人物设定及作画监督。虽然不起眼,人设和作画监督在动画当中的作用却是至关重要的,他是监督想法映画化的第一关,所有人物的外形、衣着等设定都在此进行,包括呆毛的形状、眼睛大小、体形、表情乃至黑痣、饰品等细节,全是在人物设定处完成的。要知道,虽然很多改编动画作品的人设已经由原作进行过一次,但是漫画乃至插画的绘制与动画的绘制有着很大的差别。由于动画制作的时间赶任务量大工期紧,无法像漫画乃至插画那样慢功出细活(其实周刊连载的漫画家,工作量也相当可观,即使有助手帮忙,一般人也根本坚持不下来),你让他们完全还原原作人设,做个少女漫也要像原作老师一样画个几百根睫毛上去,那就是俩字——找死。另外,人设的绘法越复杂,原画的价格也会相对越高,制作动画的成本也会随之增加,所以人设工作往往也要考虑到动画的经费情况。因此合格的人设既要尽可能还原原作风格,又要考虑预算情况和画师们的苦劳,尽量简化线条以免赶不上工期。另外不像插画只要一张,所以选个好看的角度,擅长的构图就可以画的很漂亮;动画里的角色是要动起来的,你人设图只给正脸,如果原画师要画角色背对观众的镜头,没个标准你让我怎么画?因此人设还需要提供该角色的背后设定、侧身设定、Q版设定以及根据不同动画要求而提供的特殊设定等等,换句话说人设不是画完角色长什么样子就算了的,而是要对其进行360度无死角的2D建模。到这里大家就可以看出来,这活不是一般人能干的,需要一对能一眼叨到原作人设骨子里的辣眼和一双想画出啥就能画出啥的妙手。所以,能够当上人设的,基本上全是宇宙超人级别的大触,闭着眼睛画画都能吊打你的那种。此外,一个好的人设除了要满足经费和工期需求,还要富有美感,让观众有想要看的愿望。人设还必须完成把人物设定下达给整个作画团队的任务,要求他们在规定时间内熟悉人设画法,不能弄错任何一个细节,因为一旦画师在人设还原上出现失误,出现的问题一般都会比较大。于是这个时候就要履行作画监督的职责了,即修正原画师们出现问题的原画,力求动画成品的完美。

这便是浅野直之所面对的工作,看起来实在是……有点可怕呢(笑)。要知道,即使是比较偷工减料的动画,一集的原画张数也差不多有三千张左右。若是大制作的高成本动画,一集的原画数量甚至可以达到一万以上。因此工期紧张人手不足对于作监们来说乃是最为可怕的地狱之一,很多悲催作监往往要修卡修到不吃不睡,头晕眼花。要是遇上几个不上道的原画师,那更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业界有那么几个出名的不怎么爱还原人设喜欢放飞自我的画师,据说他们经常被各种作监诅咒赶紧早死早超生,就此成为业界的都市传说之一。另外前段日子,也有《一拳超人》的作监因工作量过大而病倒的消息。总结就是一句话,人设和作监这俩工作,全都XX不是人干的。

既然人物设计和作画监督是如此重要的角色,藤田想要让六子长成大人,自然要过浅野直之这一关。浅野在得知藤田想法后深以为然,与其一拍即合,也认为这是将赤冢作品带回给大众的最好方式。热情是催生创作的最好食粮,很快,才华横溢的浅野直之便画出了长大成人的六子的初稿,也就是我们如今所看到的六子的雏形——才怪啦!

没错,刚才的一系列感天动地的故事全是我瞎编的,事情的真相被我抽象成以下对话,请大家以娱乐心态观看:

藤田阳一(以下简称藤):那个,浅野桑,我有个想法。

浅野直之(以下简称浅):啥想法?

藤:关于阿松重新动画化的事情啊,我寻思着干脆别按照原作设定来,让他们干脆全都长大算了!这样时代舞台可以放到现在,我们也好动刀子,人设工作就麻烦你了,你看如何?

浅(一脸蒙圈):啥?监督大人麻烦再说一遍?

藤:我说,让六子长成大——

浅(怒吼):你小子疯了吧!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吗你!你以为赤冢老师是谁啊!那可是漫画界作古了的大牛,咱们这群人的祖师爷啊!你小子再狂,也不能在他老人家头上动土啊!砸了原作招牌怎么办?不干不干!还是按原作来保险!

藤:浅野桑,请务必好好考——

浅:废话少说,我跟你说这事没门!从哪里来的给我回哪里去!走好不送!

于是我们的藤田监督就这样被残忍的拒绝了(笑)。其实这事真不能怪浅野,无论把谁放到浅野的位置上,想必都会理解他的想法吧。这就好比翻拍西游记的时候把孙悟空设定成伪娘一样,肯定不是一般人能够马上就坦然接受的事情。更何况我们的浅野先生还是赤冢老师的——粉丝的粉丝(笑),没错,是粉丝的粉丝。据浅野本人所说,他以前非常崇敬的前辈就是赤冢先生的粉丝,浅野因此对这位偶像的偶像也是早早的抱有敬意——话虽如此,浅野并没有接触过原作(笑)。在他心目中,《阿松》就好比经史子集一般,是那种应该沐浴更衣礼拜四方净手正坐之后再好好拜读的作品。因此你藤田阳一上来就玩这一手,我浅野怎么可能答应呢?于是浅野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拒绝,一句话就噎了藤田:还是按原作来保险!

但是藤田监督岂是等闲之辈?这点程度的困难对他完全不在话下。只要是他看上了的人,一准是跑不掉的。于是在监督日复一日的洗脑攻势下,浅野直之终于抵挡不住,缴械投降,到底还是被拉下了水。虽然人是坑来了,心结却不是那么容易解开的。因此初期的浅野在进行人设工作的时候,仍然缩手缩脚,不敢跳出原作的框框。最后在监督的一再“教唆”下,才终于完成了这一某种意义上“史诗”一般的叛逆过程。


图为浅野直之的初期人设准备稿与赤冢原作的对比,可以看出此时的人设与原作还是非常接近的

浅野在之后接受采访的时候笑说:“此时我对于人设方案仍然抱有疑惑,觉得‘果然还是六人全员一样更好吧’这样,结果被藤田监督说(洗脑)‘再干的彻底点’,于是慢慢的让他们脱掉旧衣,穿上西装,头身比也调整掉……”


这就是中期的人设准备稿,此时绘柄已经开始脱离原作,每个人的小特征开始出现。值得注意的是十四松的人设此时尚未定型。


终稿。呆毛、表情等细节也固定下来,终于完成了从原作的蜕壳。一路看下来,见证了浅野叛逆过程的笔者,此时不禁仰天长啸:藤田洗脑大法好!

 

完成的人设稿终于被送到了藤田手中。我不知道看到浅野人物设定稿时藤田究竟是怎样的心情,不过如果要我猜的话,我觉得他一定会一把扯掉上衣跑出门去冲着街上大吼一声:“吾事成矣!”理由很简单,因为这些角色——实在是太可爱了!要知道在这个萌文化当道的动画业界,可爱就是经济,可爱就是正义,可爱就是第一生产力!当浅野的成人六子原稿被放到原本否决大人版企划的赤冢理绘子社长的办公桌上时,社长也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被攻陷:“好可爱!这样的话一定没问题!”于是大人版的企划就这样被敲定了——很多时候,图画的力量往往要胜过语言,这正是一个再鲜明不过的例子。当然,除了藤田的锲而不舍、洗脑功力(误)与浅野的才华之外,原作方的开明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他们的开明与对待创新的态度,正是奇迹诞生最好的土壤。


值得一提的是,浅野直之的工作不仅仅停留在外表,他还参与设计了六子的性格。一般的改编动画,由于人物性格在原作中已经定了,在这方面并不会有太多工作。而阿松新动画已经决定了制作大人版,说是完全的原创动画也毫不为过,为了丰富人物,几位主创进行了惊天地泣鬼神的人物个性商讨(据藤田和松原在采访中所说,有时候大半夜有了灵感,都要赶快给对方打电话或者发邮件,联系的比热恋情侣还频繁)。大哥小松作为六子的基本,也就是prototype,普普通通长成大人的小松,是后面五松的基础。虽然被设定成了普通而无个性的家伙(初期),实质上后面五子的性格皆是在他的基础上稍作调整而生,用浅野本人的话是“小松的其他人格”一样。作为长男,整部作品的门面,也是携带了作品精神的存在,是把赤冢老师挂在嘴上最多,同时也一言一行都贯彻着“这样就可以了啦”的赤冢精神的角色,可以说是当仁不让的整部动画的精神引领者(18话,可怜的哥哥并没有说谎啊……),也是作品的灵魂人物。

空松,浅野往他的的内心放了位摇滚明星(什么?你告诉我这是尾崎丰?我选择死亡),所谓的摇滚明星是人们注目的焦点,拉风又帅气,理所当然要被万众瞩目!而心中装了摇滚明星却完全没有身为明星的一星半点素质的空松,就这样成了位装酷耍帅的自恋人物。“嘛,我们身边其实也常常会有吧,喜欢做出一副很拽样子的家伙。”——by real 浅野直之。没错,本着这样的印象,空松就这样一点一点的诞生了。

轻松的人物形象则是基于浅野周边常会出现的人,时常对周围抱有不满的情绪。“虽然我现在与你们一起,但是我跟你们不一样!”由于怀有不满,因此表情总是摆脱不掉困扰的“へ”形。由于强调自己与他人的不同,自然而然的成了吐槽役。“困扰”是choro形象的关键印象词。这个形象在诞生的那一刹那,便拥有了不安的基因,属于一旦放入小说这种拥有较长连续剧情的媒介中就会在剧情后期迅速爆发燃烧掉的角色。他的性格中埋着一个定时炸弹,就如同我们对周围的不满一样,迟早有一天会爆发四散。

一松的人物形象则是源于浅野确实认识的人,浅野几乎照搬了那人给他的固有印象并将其赋予一松,以至于认识那位朋友的其他人常会问浅野“一松就是他吧”。对自己不加任何修饰,完全放弃了自己,因此头发会是乱糟糟的。一般一个拥有正常自尊心的人,是不会对自己的外表毫不在意的。我们在头一次深度接触一松时(超级喵)就被赋予了如此强烈的印象,大概也是因为这个角色惊人的真实感的缘故。

十四松是在设计时让浅野最为头痛的角色,因为他并不是能够出现在我们生活中的人,不如说是存在于人们精神世界之中的生物更为恰当。原本本着电视中搞笑艺人的印象来作画的浅野,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画不好他除了笑脸之外的其他表情,一旦画了就会和其他松撞脸,于是十四松的形象就这样定型了。

椴松的角色印象则是“努力成为现充的人”(那意思就是还不是),在各种方面做出努力,例如下棋、登山、看瀑布等等,一切的一切都是成为现充的筹码,从另外的意义上也是在装腔作势的家伙呢。我们之中也会有的吧,拼命做题给人努力的印象,但是仍然成不了尖子生的学生之类的,这种其实也是个现实中的常见角色呢。

 

通过对周边生活的悉心观察与精到的艺术提炼能力,浅野直之成功的辅助完善了六子的人格,为松原秀的剧本创作提供了方向与灵感,也为藤田阳一后面的肆意发挥铺平了道路。


正是在大人化的企划已经敲定,浅野直之的人物设定也进行得如火如荼,故事藤田想啊想,差不多也有了些头绪的时候,眼看着作品的大体框架已经建立,藤田阳一知道,是时候找一个把框架变成骨肉、把自己的脑内故事化为台词的人——剧本担当了。放到动画staff表中,便是系列构成。

系列构成是个什么工作呢?简单来说,他是整部动画剧本的顶梁柱。虽然具体到每一话,台词担当是由每一话各自的脚本所完成的(每集ed后staff表第一个出现的便是该集的脚本家们),但是毕竟是不同的人写的,难免会有整体节奏、人物性格把控之类的闪失,对这些问题进行修正的人物,便是系列构成。简单来说,好比剧本界的监督,把控着动画整体的剧情流与人物文戏塑造不出偏差。需要了解的是,系列构成虽然全权负责剧本,可不一定全权负责剧情。因此如果动画出现了剧情崩坏或大暴走,如何分锅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虽然一般也搞不太清)。

藤田阳一需要系列构成,不仅仅要优秀,而且一定要是最合适赤冢作品,最具备这份灵气的人。凭着这份条件,在已有的人脉中搜索,很快的,一个人进入了他的视线。

于是,在上井草的某酒吧里,我们看到了两位不知为何坐在情侣席上的男人。其中一位戴着黑框眼镜、略微中年发福、神情中不知为何总带着一股欠扁的气息。他就这样向另一位精瘦而又眉清目秀的青年发出了邀请:“好久不见,最近忙吗?有工作给你。”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