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水伐檀

分析:从班级分裂篇看业渚之间的关系演变

从班级分裂,业渚开战以来,吧内的讨论大多都被cp所包揽,然而传统一点的讨论还是不能没有。业渚之间的关系演变对整个漫画来说是比较重要的部分,同时也是暗杀教室作为王道少年漫所能表现出的王道主题之一——友谊。他们之间的友谊是如何诞生,如何步入歧途,又是如何最终归正的过程堪称可圈可点。以及从本篇体现出来的松井的一些想法也确实很有值得一写的价值,再加上心血来潮,于是就有了这篇东西。我们就以时间顺序,一点点来见证松井心中的这一了不起的转变吧。

一、最初的起始

暗杀的一开篇时间点就是初三开学后,E班最初的老师是雪村。大概一个月之后,雪村去世,月球被爆,杀老师来到班级,不久之后业的停学结束来到E班,正式加入主角阵营。

不过大家也都知道,业渚二人实际在E班组建之前就已经认识,而且从漫画正篇来看似乎关系还不错。平常经常处于相近的站位,还有过一起看电影的行为。但是二人在E班建成之前是如何认识如何相处的,漫画中并未给出明确信息,直到147话时,通过渚和业双视角的回忆,我们可窥其一斑:

渚视角:



从这段截图中我们可以看出,渚对于自身的平凡感到非常自卑,而因此对于在同龄人中显得格外耀眼的业心生羡慕。在渚的眼中,业是强大、聪明、高傲而又无所不能的,因此在渚的内心世界中,业是凌驾于自己之上,令自己仰视的存在。他越是感到业这一存在的强大,就越是感到自己的弱小,同时对业也越加仰慕,而自卑之情也随之加深。正是因为对业强大的仰慕,所以当业主动向他搭话的时候,他完全是受宠若惊的,由于之前积累的仰慕而完全没有迟疑地接受了这一突兀的友谊信号,当然这也与渚原本就外表柔弱温和的性格相适应。

我们可以看出,由于在渚视角,这段友谊的建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渚对于业的仰慕以及对自己的自卑,因此,这段友谊在渚这里一开始就是不正常的,是扭曲的。究其原因,是因为渚从一开始就没有把自己和业放在同一舞台上。他由于现实的一系列原因,过度的贬低自己,过度的抬高对方。而健康的友谊,正是建立在双方对等的基础之上的。没有把自己和对方的身份对等的渚,在这段友谊中根本无法和对方进行真正平等交心的交流。因此不久之后,渚内心的隔阂逐渐升级,最后随着业的停学,两人友谊的第一阶段也无疾而终。

业视角:



业为何会主动找渚去建立友谊,这一点业在回忆中并没有明确给出。不过结合业的独白和公式书中的设定,我们可以推测得到业主动与渚搭话的原因。简单来说两点:1、业需要伙伴。天才也是人,人是社会动物,要寻找认同感,不找伙伴是不行的。2、渚人畜无害。公式书中指出,由于渚人畜无害的特性,使得业无需对他设防,因此二人的关系很是亲近。由于业的性格过于锋芒毕露,很容易招惹各种麻烦,因此他平常一直在警觉和提防他人中生活。而令这样的他能暂时放下戒备,展示力量,进行对话的对象,在业的交往圈里只剩下渚了(后期加入E班后情况发生变化)。因此业主动找上渚,其实与其说什么命运,不如说是一种性格上的必然。

从以上分析中可以看出,与被动接受友谊的渚不同,业是主动的在寻求友谊,这一心态本身是健康的。在与渚的相处过程中业并不怎么把自己摆在高高在上的位置上,不会去鄙视或嘲笑渚,最多调侃一下渚的纤小和女性化,在与渚的相处中他基本毫不设防。但是虽然并非主观故意,“这个人比自己弱小”的定位确实牢牢的固着在他心里,因为这是业主动与渚建立友谊的前提。弱小,所以人畜无害,所以业才会去接近他。也正是因此,当这一前提遭到动摇时,当业察觉“这个人并不是人畜无害的,是有威胁的,甚至比我至今遇到的对手都更有威胁”的时候,这段友谊的存续自然也变得岌岌可危。

从业的回忆中,我们可以看到,在隐约地感受到了渚的未知危险特质后,业本能的第一反应是自身的危机感。对于业这样的直觉动物来说有威胁的东西当然会尽快远离,因此业才会说“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们已经疏远了”。业并没有在表层意识上深入的思考过这些问题,然而本能驱使他做出了疏远的行动,表现到渚那里,就是“后来他渐渐不找我玩了”。最后业因故停学,两人友谊的第一阶段也就此结束。


二、切与嗣

这个标题有什么即视感么?没错,它来自于fate zero中对于切嗣名字的解释,即断裂与重接。然而重接与复原毕竟是不同的,一旦断裂的东西绝不可能修复如初,它要么一直崩坏下去,要么升华,要么维持原样。这一比喻用来形容业渚之间的友谊恰如其分。停学结束,他们在E班重逢,原本断裂的友谊之线再次相遇,会产生怎样的反应呢?

这便是业渚间友谊的第二阶段,即从业出场开始到148话的状态。如果让我简明扼要地概括第二阶段二人的友谊状态,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更糟了。虽然从观众和旁人看来,他们关系很好,好到他们的cp已经成为作品人气排名第一的人物配对,但这也毫不影响我下如此结论。为何这么说?请听我慢慢道来。

首先是渚视角,刚开始来到E班,他的自卑情绪不但毫无改善,甚至还有加剧趋势,毕竟都被发配到E班了嘛,因此自暴自弃到漫画初期会采取自杀式袭击来达成目的的行动的程度。虽然被杀老师矫正有所改善,但在这样的条件下与业重逢,要说一下子就能平起平坐坦诚相待实在是有点梦幻主义了。再加上两人的友谊曾一度中断,再次相遇即使嘴上不说,心里也总会有一块觉得小尴尬。随着两人的重逢,旧时的回忆也会上冲,过去形成的隔阂仍然会对未来造成持续的负面影响。因此二人的第二阶段友谊初期,渚这边的环境跟两人第一阶段的初期一样并不健康。

其次是业视角,停学本身对业影响甚微。然而之前对于渚“危险”的印象却是抹不去的。虽然业的理智在告诉自己想多了绝对是错觉,然而自己敏锐的直觉却无法忽视渚的危险。因此第二阶段初始时期的业与第一阶段的毫不设防不同,其实心中已经有了隔阂。即使平时表现不出来,它却会像一个钉子那样插在业的心中,并在意想不到的时刻爆发。

随后杀老师对E班全员的影响开始介入,由于他的介入,渚开始慢慢摒弃自己的自卑和软弱,逐渐向着健全人格发展。对抗鹰冈一役对渚对业都是一个至为关键的转折点,渚经此一役初步克服了自身的懦弱,也发觉了自己的能力,不会再妄自菲薄。而业则是亲眼见识了自己曾经所忌惮的渚的危险气质究竟是什么,以及渚的暗杀才能强于自己。这一点对他造成了非常大的冲击,也导致业自身的自卑心理开始萌芽。他在之后的探险和考试中反复提及这一桥段,大多数人从中看到了业对渚的在意,却未能看到其原因:不仅仅因为渚是业的好友,而是因为业逐渐开始意识到,渚真的不再是被自己固定在常识中的那个弱小的存在了。他为这一转变感到惊喜,同时在心中的另一角落也在抵抗着它。因为渚的变强意味着自身在自己世界中“强大”地位的动摇,业的理智促使他接受这一改变,而业的自尊则抗拒这种改变。因为你想啊,原本在自己脑中被设定成“需要自己保护的角色”居然是能够比自己强,甚至能够威胁自己的角色,这样的心理落差会让人(尤其业这种自视甚高的人)感到非常难受。

渚与母亲的那一篇中,小渚基本完成性格纠错,形成了较为健全的人格。首先他正确的认识到了自己的能力,且知道了自己今后的方向,自卑与妄自菲薄已成过去时。其次他摆脱了来自家长的强力控制,人格彻底独立,从此之后,他的一切都由他自己决定。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飞跃。从这个事件过后,渚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仰视甚至崇拜业了,他已经大大方方的将自己和对方当作平等的个体摆在同一舞台上。然而遗憾的是对方尚不能接受这一立场变化。

业对这一变化的不能接受,可以在漫画中几次挺身想要保护渚的剧情中看出。例如在渚被要求对抗鹰冈时,渚虽然心里在打鼓,但还是比较干脆的接受了。而业那边却按捺不住,表现出自己想上的意愿。这从表面看来是对好友的保护,其实从内心深处,也有业“他这么弱小怎么能战斗?应该让我来”的因素在,换句话说,业心中“渚弱小”的固有概念仍然没有根除,他在潜意识中逃避着自己对渚的自卑。这条线被松井藏的很深,日常当中很难看出。然而一旦剧情激烈起来,线被引燃,便开始了大爆炸。


三、火药桶的引爆——143话

很多吧友对143话业的过激反应感到不解,也有很多吧友写出了分析文章,其中不乏可圈可点之处。那么现在我也一谈拙见。

首先粗略看完这话,很多人都不明白原本平和的气氛为啥会让业突然暴怒。业的性格有暴虐的因素在里,然而触发他如此之怒的情况之前的剧情里根本没有过。无论被挑衅也好,被小混混打也好,业总归还是保有理智,临了耍人一发的,到了143话,直接愤怒到失去理智的程度,在班级同学不断劝阻的情况下还大吼大叫的要和小渚干架,完全就是蛮不讲理了。这对于平常头脑派的他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人物的反常举动必然有其原因。松井在本部作品中对于人物情感的刻画是非常细腻合理的。如果用我之前的结论来解释,业在本话的暴怒一下子就很容易说通了。别着急,咱们一点一点来:



其实一开始,业对于杀老师的态度绝对不是这么果断的杀派。在141话大家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业出现了明显的为难表情。此时的他显然还无法做好决断。迷茫的1月中,松井给了一个业在学习室中思考的镜头,没有一个人在准备暗杀也就意味着,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出决断。

我认为,第一个打破这段死寂的迷茫的人,应该是渚。


142话中,渚在假期探望茅野时提到,他有事要和大家商量。也就是说此时的渚已经下定决心说服大家一起拯救杀老师了。此时其他人并没有表态的,没有人当这个出头鸟,因为当这个鸟,压力实在是有点大。

果不其然,小渚说到做到,一开学马上集齐全员,把想要救老师的想法很直白的全说了出来。他的这一举动自己可能觉得没什么,但对于其他人的冲击却是不可想象的。首先寺坂就发话了:


“你竟然会召集全员”这一句话轻描淡写,却很准确的表达出小渚在班级中的定位,绝不是这种关键时刻召集全员奠定大局的角色。连平日粗枝大叶的寺坂都察觉了这一违和点,更别说其他人了。这从侧面印证了小渚的成长,已经可以完全独当一面,甚至在大家迷茫的时刻第一个站出来成为核心,为团体指出方向,与漫画初期那个弱气自卑的学生比起来已经判若两人。


对寺坂尚且如此,我们也就可以想象这一幕对业的冲击有多大了。松井特意给了业一个镜头,他靠在树上,神情凝重,看着小渚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当第一个出头鸟,召集全班,将自己心中的想法一吐为快。即使想法不成熟也没关系,他仍然直率的表达了出来。

此时的业究竟有没有在心中决定站杀派存在争议,由于证据不足的确无法定论。咱们暂且先往后看。



在小渚说完后,大家才开始纷纷表态,无论是杀派还是救派。应该说,是小渚的出头使得大家的立场能够得到形成、表达乃至碰撞,使得矛盾不再被懦弱地掩蔽而是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不讨论就不会有进展,而促成这一讨论的人,正是小渚。

第一个提出反对的人是中村。我个人认为如果此时的业已经下定决心,那么要么比中村行动更快,要么跟寺坂等人一样接在中村后面表态。然而业君没有,是在小渚手忙脚乱解释时突然乱入,且台词极具攻击性,怎么看都不像是单纯的表态。也就是说这段时间内他很有可能积攒了某种情绪,爆发后引发了后面的一系列过激发言。

业积攒的情绪究竟是什么呢?我的解释是这样:业就这么看着这一切发生,看着那个原本自卑又弱小的渚一点点成长,现在已经到了这等程度。做第一个出头鸟的,不是乌间或比琪,不是矶贝片冈,也不是他,而是那个曾经被自己划定为人畜无害,温和瘦弱,对自己毫无威胁的人。这下子彻底确定了,那不是幻觉。小渚不是自己认定的被保护的弱小对象,他强,他很强,强到已经超过了自己。不仅在暗杀方面的天赋超越了自己,在果断和行动力上现在也胜了自己一截。原来自己,一直都在被一个“弱小”的人,全方位的赶超着,现在自己看着这个看上去已经有点耀眼的存在,再也无法在潜意识中认定“嗯,那是个弱小的家伙”了。

怎么会这样!业对以上几点的彻底认识使他的自卑心理达到了最高点,同时深藏在本性当中的自尊和高傲也同时被引爆。他的意识在吼叫,他的自尊在挣扎。“这不是真的!我不能接受!我,我才应该是最出色的那个存在!”

原本平日里的业,对自己和他人的才能差距其实是有认识的,虽然仍然自尊和高傲,但他的理智仍在。而现在,他的理智掉线了,其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那个超过自己的人是小渚,是在业的潜意识中,被设定为绝对会比自己弱小的存在。而这对于业的自卑心来说,无疑是致命的一击。

搜寻一下自己的潜意识,大家在平日的学习或者游戏中,有没有那种“绝对不会比我强”的存在呢?出于热心会在学习上或者技术上帮助他们,并因此与他们建立友谊,然而这种友谊却是建立在“无论怎么帮他都不会超过我”的潜意识基础上的,一旦这个人超过了你,你的心里会怎么想?即使理智再怎么告诉你这是合理的,内心中也总有一个部分会躁动不安,搅得你心神不宁吧?这样想一想,业的心情也就不难理解。这并不是什么肮脏的念头,而是人类的自私本能之一。体现在业的身上时,表现的更为明显。正是这种真实,使业这个角色有血有肉,我甚至能在身边的不少孩子身上看到他的影子。

对于这个部分,吧友们有着不同的理解,认为那是业对渚拥有才能反而号召放弃暗杀的不满。其实仔细想想看,为什么拥有才能的人一定非要暗杀不可?别人怎么用别人的才能,既然别人已经下定决心,自己又何必插一脚呢?如果是单纯可惜渚的才能被浪费这样恨铁不成钢的心情,业应该绝不至于如此暴怒。他的暴怒恐怕,还是因为把小渚“对自己才能的浪费”看作另一种意义上的力量展示,就如同秀优越一样的表现。这种理解严重的刺激了业的自尊心。

受到巨大刺激理智开始动摇的业,行动也开始遵从其自尊的本能,小渚他并不比我强!他要拒绝这一立场改变,他要反抗它。而业反抗这一改变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跟小渚唱反调。


“有才能的家伙啊,总是会以为所有的事情都会如愿以偿呢。”这是一句酸味非常重的话,但讽刺的是,这话里也包含了业对小渚的认可,和对自己的否定。说小渚是有才能的家伙,潜台词即是,自己可没那么有才。正是不能接受这一点,所以才要犯酸,而在酸别人的同时,自己的自卑却已经暴露无遗。


直接说小渚得意忘形,小渚当然大呼冤枉。但站在已经自卑的业的角度上,渚的台词已经不是商量,而是示威,对他的示威。好嘛,要救,你说救就救?你以为暗杀教室是你画的啊?合着你小子能耐已经这么大了是吧?小渚本意并非如此,但此时自卑的业,理解点已经完全偏了。


“E班最强的是小渚你啊,你却说要放弃?”又是一句自卑意味很浓重的话,业后面的美女比喻已经完全证明,对于现在的业来说,小渚的每一句话,都是渚在显示自己的强大,都是在秀优越,都是渚对于自己这样弱者的耀武扬威。因此小渚无论怎么解释都不会管用,情况只会越来越糟。


然后不明情况的渚下一句台词直接引爆了本来已经剑拔弩张的局势:“首先论暗杀能力业同学不知道要比我强多少……”这下完蛋了。小渚说的基本是实话,虽然对于业他已经不再自卑,但业的强大还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即使对自己的能力已经有了自信,渚也还是不太会相信自己会强于业的,因此会这么认为其实很正常。但这句话到处于自卑顶点的业的耳朵里就显得异常的刺耳了,业不爽程度直线飙升,从树上起来,直接把话说开:


“你这么说我就更生气了,其实你自己根本不了解力量弱小的人们的心情吧?”这么针对的话,傻子都能知道所谓强者指谁弱者指谁了。如果说之前的发言还能用业可惜渚的才能无法发挥来解释的话,那这句带有明显自卑指向性的话就变得不好解释了。要体现渚的才能,就一定要这样贬低自己吗?业口中的弱小之人明显的在指代自己。所以说,业生气渚的才能得不到发挥本身,还是源于他自己对渚的自卑。渚也终于明白业的话中之意并且非常着急的想要解释,大哥咱们的对话根本不在一个次元好吗,我要表达的不是这个,麻烦你别跑题行吗。


然后小渚开始试图转回正题,说跟杀老师在一起愉快回忆balabala,然而这些并无鬼用,对于自卑模式的业来说,八杆子打不着的事都能扯到小渚秀优越上,这不,看这台词,“不让大家像小渚那样表现出胆小懦弱”是什么鬼啊!结果现在自卑业的印象中,渚完全成了披着胆小懦弱外衣的狼。其实业的这句话逻辑已经开始有问题了,“跟小渚一样”是明显的个人针对式发言,杀老师建立暗杀教室,其目的绝不是针对某个人。


随着刚才自己的一声大吼,业的最后一点理智也随之彻底崩断了。于是业的下一句话出现了人身攻击:“不光是身体,连脑子都是小学生?”来自自卑业的嘲讽。没错,是针对渚的身体特点的。这样的发言毫无疑问是极其不理智的,根本不能称作好言相劝了。然而为了填补自己已经极度匮乏的自尊,此时失去理智的业已经完全被本能所控制,肆无忌惮地丢出人身攻击发言来满足自己已不再现实的强弱设定。


原本小渚还是很冷静的,业这句话一出,渚就不能忍了。从之前的漫画中我们知道,渚非常厌恶自己的个头矮小以及形象女性化,平日大家对此虽有调侃,但也仅仅是无恶意的调侃而已,因此性格温和的小渚一笑而过,但每次都不忘表态自己的不满。而业这次不同,不再是善意的调侃,已经是带恶意的人身攻击了,因此小渚也不可能再一笑置之,他选择了不满地瞪回去。

这一瞪,就瞪出事来了。


原本就已经接近临界状态的业被渚这一个带敌意的眼神彻底引爆了,原因还用解释么?“喂,你那是什么眼神?区区雌性小动物还敢反抗人类?”人身攻击升级,表情也一下子狠了起来,整个脸都黑了。


渚见状不妙,怀疑自己刚才的回瞪有失妥当打算解释,然而已经太晚,狂暴业君模式已经开启,看你不爽,就是要干你,怎么着吧。挑衅从语言升级为肢体攻击,“想抱怨的话打赢我再说啊?”这也是此时业认为能够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

对于一再挑衅的业,渚忍无可忍,终于使出了三角绞将使用蛮力的业彻底压制住。渚使用三角绞的原因一方面是自己格斗确实不及业,直接对打胜算很低,另一方面是渚根本不想打,只想好好把话说清楚因此选用以柔克刚的这一招。然而这个三角绞又出事了,被完封的业受到了最为彻底的精神打击。虽然之前他一直都在想渚变强了,应该是要超过自己了,但这种思考带来的冲击远没有实际交手时被彻底压制来的大。他的自卑和对此现实的不能接受更上一层楼,他不顾劝阻,大吼大叫,暴怒不止,完全失去了理智形象,说什么都要继续打,就是因为拒不接受自己被小渚超过这一现实,希望通过打败小渚来满足自己受伤的自尊。

好在杀老师及时登场,这场无意义的争斗终于不用再持续下去了。我们可以看出,业君之所以在本话表现的如此失态,关键还是他心中多年的自尊心在作怪。按理来说对朋友的恨铁不成钢怎么都不应该升级为拳脚相加(话说这怎么看都是爸妈才会做出的举动吧),业对于小渚不使用自己才能的愤怒,更多的还是源于自身极少爆发的自卑情绪。越是高傲的人一旦陷入自卑,就会变的越加脆弱易怒。我们在143话里所见的反应过激蛮不讲理的业也正是这样。如果说之前的考试失败让他学会了脚踏实地的努力,这次他需要克服的则是自己骨子里的高傲和过度自信,要学会掂量自己的斤两,学会放低自己欣赏他人的优点。做到了这几点,他才能够在心理上追上小渚,真正与其站在平等地位上坦诚相待。

这一话的分析中,我基本上没说业什么好话,所以差点就被当作业黑了。其实不是这样,赤羽业可以说是我在暗杀教室中最喜爱的人物之一,我欣赏他的才能,喜欢他潇洒不羁的性格,同时更折服于这个角色的真实。143话中业的暴走可以说是业内心黑暗一面的大爆发,这种黑暗面是现实中很多天赋异禀的人所难以摆脱的,是潜意识中本能的优越感所导致的。如果说一个天才没有在潜意识中把自己放在很高的位置,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既然自己技压群雄,为什么不能认为自己比别人强呢?在被认为理所当然弱于自己的人超过时,巨大的心理落差所导致的强烈的自卑和嫉妒情绪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业在这一话中充分展现了自己内心的缺点,而正是因为他有这样的缺点,在他克服这些缺点成功成长的时候我们才会感到无比的欣慰。

由于与渚的对立,业一怒之下加入了杀派(此处存在争议,我觉得业加入杀派,与渚的对立绝对是一大推动因素)。他在此之前做了多少思考我们并不清楚,但我可以确定的是直到渚表态之前业的态度都是不明确的。如果不是小渚而是矶贝首先提出要救,也许业真的就这样加入救派了也说不定,毕竟业的本质很好,正义感十足,心地也是柔软善良的,而在行事果断,看事利落上恐怕也要不及中村,因此之前吧友讨论时有不少人认为业会加入救派。

143话对于业渚关系来说是很关键的一话,它直接引爆了业渚之间最本质的隔阂,激化了二人之间的矛盾。他们的友谊将何去何从,取决于二人对此次冲突的反思和应对。

四、A restart——友谊的升华

之前我们提到,被吧友们津津乐道的业渚友谊,其实从一开始就是病态的。友谊双方的心理处境不对等,从渚仰慕业到业对渚自卑,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这样的友谊,总有一天非得爆破重组不可,于是,我们迎来了矛盾总爆发的143话。然后呢?根据JUMP系漫画的“友情”传统,这段友谊将迎来其自身的升华,而这段升华的媒介,就是业渚对决。


由于这段感情伏笔在之前的漫画中表现的过于隐晦,松井生怕大家不懂,于是借茅野枫之口说出这样一句话:“他们对对方,都太客气了。”还有吧友们一直都有注意的称呼问题,也一起拉了出来。说出这段话就是意在让读者察觉这段友谊原本的扭曲和异常,或说它算不得真正的友谊。二人对对方都过于客气,完全没有做到打开心扉。


回到对决,坐在运筹位置的业,陷入了沉思。显然此时的业已经恢复了理智,开始反思之前的一切。中村的感觉非常敏锐,直指业被渚所影响(其实说刺激更准确),而恢复理智的业以其聪明的头脑很快理清了情绪,重新冷静地投入战斗。


在战斗当中,不断反思的业回想起当初暴走的自己,渐渐的明白了什么。以前自己一直都和渚友好的相处着,此时立场大反转,变成敌人之后,业才渐渐开始认清潜藏在自己心中的某些东西。他觉得,为了彻底看清一切,非得和渚一对一不可。这回不再是上次那样小儿科的求胜,而是为了彻底认清自己,为了重塑友谊而战斗。

因此业采取大摇大摆挑衅的方式,逼渚放弃狙击直接出来过招。二人对峙开始!



在正式开打之前,二人回忆了这段友谊的起始,以及其崩坏的诱因。是的,一直以来,两人从来没有真正站在心理上平等的位置上交流过,各自都仰慕着或忌惮着对方的某一部分,并因此而自卑着。而现在,终于站在同一舞台上决斗的他们,心中已经摒弃了过去的不平等与自卑。必须赢了他,自己的意见才能被接纳!暗杀之舞台,没有比这个舞台更平等、更适合现在的他们的了!这是他们第一次站在心理平等的的位置上,虽然是对战,然而战斗何尝不是一种交流,何尝不是男人的浪漫!以战斗的方式进行初次对等的交流,是十分契合暗杀教室主题的友人交流方式呢。

其实此时战斗的胜负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对于业渚二人及其友谊来说,两人已经意识到了各自的错误及症结。战斗的结束即是崭新友谊的开始。在148话二人的打斗中,业不再把渚当中潜意识内弱小待保护的对象,各方面下手都毫不容情,贯彻自身一贯风格。而渚也不再把业当成永远仰视的对象,而是以平常心尽力发挥其所能,将对方当作一般的敌人战斗,二人的心态都已经调整正常。到该话的最后一格,渚用出了必杀,业连咬舌都用上了,真可以说是拼尽全力,无论结果如何,相信双方都不会觉得遗憾吧。




而到了决出胜负的149话,渚绝地反杀,用手臂三角绞把业箍在了地上。即使采取对自己不利的方式也想要让业倾听他的想法,这一点恢复理智的业也终于get到了。狡猾的松井为了体现业的成长,特意安排匕首掉在他的手边,给了业最后反败为胜的机会,却又在关键时刻突然插入回忆杀:



那家伙,原本是要命的时候才真的会去打架的类型呢。现在,他在跟我打,为了让我听听他的想法,他居然能够如此执着……

真是,输给你了呢……



业最终认输了。可以说,业的认输是这个角色的第二次大升华,也是业渚关系的第二个转折点。从此以后,业彻底的把小渚放在了和自己平起平坐的位置上,也能够真正的听进他人的想法了。还记得143话那个小渚无论怎么解释都听不进去的暴走业吗?短短几话之内(漫画内时间可能不到1小时),业就完成了这个蜕变。真的是非常了不起。

业在事后说:


这回的“小动物”已经没有恶意了。业感受到了渚的执着与真诚,并决定接受这一切。这正是业成长的表现。他终于可以“听听渚的话”,而不是曲解他人。他终于可以与他人站在平等的地位上,学会倾听他人的意见了。


随后,是业再一次的主动示好。称呼的改变意味着关系的修好。从此业渚之间的关系再也不是之前那种不平等而扭曲的友谊,而是健康、平等、向上的友谊,是松井本人所推崇的友谊,是符合JUMP精神的友谊了。

E班又恢复了往日的和谐,真的是太好了呢(笑)。

这便是他们友谊的升华。

五、结语

松井这家伙真的是个老狐狸,仔细想想业渚今天这个局面,其实在业一出场时就已经透露了线索。剧情发展中还藏着掖着,死都不想把这一感情蜕变画的太明显。有些东西一旦说多了,就矫情了。尤其漫画,读者最讨厌的就是莫名其妙窜出来的废话超多的独白或回忆杀。真正的东西往往需要多思考,多体验才能慢慢浮出水面,这也是作品的魅力之一。

应该说从业渚感情线这一部分,松井的感情伏笔非常全面,情节推动也恰到好处,整个理下来人物的感情线非常清晰易懂,是能够体现成长主题的优秀故事。不过正是由于松井前期对该部分的叙述过于隐晦,才导致读者大多在业的爆发时感觉到一头雾水,而在战斗以业的认输结束时又感到莫名其妙。我已经看到有认为作者在糊弄读者而弃漫的吧友了哦~未免有些可惜了。业渚的这个例子对于很多中学生来说都是典型的朋友关系事例教材,我甚至怀疑松井本人是否有过类似经历(笑)。

总而言之,分裂篇中的业渚对决绝对是一大亮点。有耐心读完我这篇超长篇大论的玩意的吧友如果有什么自己的想法,也可以一起交流。这篇文章就这样结束了,感谢坚持到这里的亲们,我们到哪里的什么桥段再见吧!

评论(11)

热度(571)